霖九九九九_釉颜_言er

主混宝国/VC/D5,
副线凹凸/LL。
混吃等死的学生党。
写文很慢因为很懒。
目前转型绘渣or诗人ing。
不接受反驳。
不喜欢搞事。
很讨厌怼人。
性格很刁钻。
不喜请勿近。
欢迎勾搭,QQ门牌号:2196499542
在下霖九言,还名林釉颜。
愿己离尘世,永生二次元。

请多指教。

p1是百斩离太太的人设(不知道他lof有没有号w不管了还是发一下)
p2是自家女儿

每一个写故事的人都应该谢谢自己

但是还是有人义无反顾的选择以字为生。我们都是为爱发电不是么

奈奈子日常靠存稿活:

哇的一声哭出来


重弦_过气写手了解一下:



哇的一声哭出来,写手真的太苦了QAQ




感慨无用:







下午忙里偷闲和做画手的亲友聊了几句话的天。她最近苦于日日吃土,只得靠接稿度日,然而用钱用得急,稿费标准全都给得低于市场价,于是搬砖之余,对我发下宏愿:若是日后有钱,定不委屈画手同行,每一张稿费都给得高高的,再也不要对不起自己的一支画笔。




我对着永无止境的报表语气轻描淡写地祝她以后都好。真心愿她日后发达,但说完话又觉得心酸。因为即便自己曾经再穷,再无钱可花,靠写点什么来分担些压力这种事,是想也没想过的。她说觉得我好,比她会赚钱,我苦涩地说




“那是因为清醒得早,知道拿写字为生纯属做梦,比谁都放弃得干脆。”








我觉得很多文手都是苦情的。心里塞满了三千世界的故事,从每一个日落啼叫到黎明,却无人去听。时常看见画手抱怨没毕业的美术专业学生要价太低,破坏市场秩序,倒是很少看见文手抱怨类似的事情。拿钱买字,这种事的几率比拿钱约画稿要低得多,认识很多人,给画手供梗,看见自己的故事变成线条和画面,高兴得如同老来得子,即便苦苦卧床十月最后母子平安的那刻也满足得不行。




每天点开LFT都能看见诸如:请给你喜欢的文章点赞和推荐,因为这是同人写手唯一的动力/请尊重他人的故事,从好好回复作者开始 之类的呼吁。里面的赞,大概千有八百都是文手自己去点的。可即使如此,文手没有消失,故事也没有消失,我从一个学生一路写到社畜,写完了一个人完整的青春期,写完了一个少女人生最重要的几段恋爱,把自己从一条单身狗一路写到即将与人组建家庭,这么久过去了,从来都没有想象过“有朝一日就停止写故事吧”这样的情景。




大家都爱看图更胜于文字也没关系,文手无法依靠敲打键盘养活自己也没关系,明明有喜欢的画手却无钱为自己的故事约稿也没问题,因为每一篇文嘛,都是写手送给自己的礼物。无论它是受人喜爱也好,被人冷落也好,第一个读它,和读它最多次的人都是写故事的人自己。




我一路不停地塞满自己的筐箧,一个章节一个章节的积攒,绞尽脑汁想象出最有诗情画意的场景,来治愈这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人生。一个文手,与其羡慕画手,或是依靠来自于读者的认可而活着,最应该感恩的人,其实是他自己。




为什么不谢谢你自己呢。因为你已经倾尽所有,来取悦内心深处那个隐秘的自我了。





别问我镰刀附近的海豹君下面是什么
是摄影小姐姐的手……
太重了托不住……

不准说腿短!

哼!是角度问题!

大阪烧Air:

其实我灰常喜欢你们的评论xx瞎扯都很喜欢ww

毒牙:

4了4了 都不明白为什么会被那么好的太太fo 我爱列表的太太们

逸乐_卡池概率up?假的。:

是我本人了(┌・。・)┌

dongio:

这就是我xxxx
转载随意(*´╰╯`๓)♬

大阪烧Air:

谢谢你们...是真的谢谢你们

爱炒饭的zy先林:

感谢小天使们的支持!哭提提

不明粘液DT:

超形象了(暴哭
谢谢给我点赞的天使们

歼霪洗脑:

恭喜发现奈吹:

是我了是我了很形象了……

Laceration:

《亲爱的读者,谢谢你们》
我想说的话,都在图里了
丑丑的,请不要嫌弃

开放转载(*'へ'*)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

微博也有发,在这里丢个地址


我,已经放不下了

【负能预警:请务必看完全诗】



灰白的房间内,一张泛黄的相片悄然落下

照片中,是一段灰色的记忆。

梦魇咯咯地笑着,叫着

朝着面前渺小的人儿喊道:“这个世界太残酷了,太冷漠了!跳下去吧,割下去吧,只要这样,你就能立刻离开这个冰冷无情的地狱,从此与它再无交集!”


拥有后亦在失去,必恍若坠入痛苦的深渊;

回想起美好的过去,泪便渲染过脸庞,

这时候,才去真正认真的思考,是否真的想要就此离去。


最后的最后,恐惧亦或留念,使命亦或责任,

还是成为了离去的绊脚石,只要有一丝一毫的希望,

能够挽回失去的一切,都会选择留下,是吗?


是啊,我们已经放不下了,

放不下曾给予我们温暖的世界,即使它已逝去,

离不开依然关心爱护自己的亲朋好友,纵然对我们灰心。


那些真正离去的人呐,

除了一时冲动便是真的无牵无挂。

我怜悯他们,

一时的冲动换来永远的后悔;亦再无牵绊可言。


“对不起,我还不愿离开这儿。”

渺小的他收回迈出楼顶的一脚,丢掉了泛着寒光的小刀,留给梦魇一个坚定的背影,

“我还放不下他们。”


梦魇终是一笑,

“愿你再也不会见到我。”

成为一个坚强的自己。


泛黄的相片悄然破碎,化为灰烬,不复存在。

那灰白的房间,也再不会被打开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