霖九九九九_釉颜_言er

主混宝国/VC/D5/杀鸡。
是双担是双担!
混吃等死的学生党。
写文很慢,
因为很懒。
目前转型绘渣or诗人ing。
不接受反驳。
不喜欢搞事。
很讨厌怼人。
性格很刁钻。
不喜请勿近。
欢迎勾搭,QQ门牌号:2196499542
在下霖九言,还名林釉颜。
不言何为泣,以说颇荒诞。
愿离尘世时,永生二次元。

请多指教。

我们的初识(上集)

已是深秋,天气转凉,天也渐渐黑的越来越快。

八点了,在她准备睡觉的时候,门外响起了敲门声。

颜瑾下床,朝门外喊一声:“谁啊?”

门外的人用断续的,夹杂着抽噎声的声音回答:“我,穆佰。”

听着这个声音颜瑾就知道不对劲,她匆匆穿上睡衣,打开大门。

果然,穆佰的身上只裹着一件单薄的外套,内里是一层薄薄的睡衣,同样的,她的腿因为睡裤过短而裸露在外,脚上也只是一双塑料的夹板拖鞋,腿和脚被冻的通红——她是个天生就怕冷的人。

颜瑾急忙把她拉进房间,给她找了一床厚厚的毯子给她裹上,又端来热气腾腾的奶茶。

“今天晚上,我能在你这里待着吗?”面前的人脸上的委屈能够溢出来,颜瑾不由得感到一阵汗颜,回答出穆佰期待的答案:“可以,陪我一起吧。”

穆佰告诉颜瑾,她又一次与父母吵架,一气之下摔门而出,现在又不敢回去了——

“我是不是很废啊……”

“没有,阿佰最棒了啊。”

“才没有呢……”

“比心x……嗷干嘛打我头!”

“笨蛋啊!羞不羞!”

“好啦好啦……晚安!”

……

敲门声再一次起,颜瑾往窗外一望已经是艳阳高照。

开门一看,是同窗沫祁和沐汐。

“今天去哪儿玩啊,阿瑾?”“不了吧,阿佰在这儿,她一晚上没睡现在在补觉。”“她……”“和父母吵了,赌气出来没地儿去,就到我这里来了。”

颜瑾拉开门,让沫祁和沐熙进屋。

因为她父母忙于事业,无暇顾及她,便给她租了间离校不远的公寓,她倒也乐得逍遥自在,时不时请好友来访。

“阿瑾,怎么啦?”睡意朦胧的穆佰从卧室探头,“嘛,小祁和小汐都来了啊。难得周末不出去玩吗?”“不出去了,还有明天嘛,今天在阿瑾家嗨皮!”沫祁开始嬉皮笑脸,沐汐也不例外。

“喂!你们啊!佰姐不要休息嘛!”颜瑾佯装气愤。

“不开玩笑了,今天本来也没打算出去,来阿瑾你家看书呗。”“不如来讲讲大家的故事?”

“好主意。”

颜瑾的公寓是有榻榻米垫的日式风格,她从和风壁橱里拿出几个坐垫放在茶几旁边:“你们想不想知道——我,和穆佰怎么认识的吗。”

听到这个话题,沫祁和沐汐愣了一下,印象当中,穆佰是突然加入她们的小团体的,因为颜瑾对她十分亲昵,她毫无征兆的就加入这个比她小了三届的四人小团体。

她为何而来从没有人提问过,她如何认识的颜瑾也没有人知道。

“想啊。”

坐在一旁的穆佰脸突然间红了,伸手揽过颜瑾,企图捂住她的嘴,“不准说听到没有!”“疼疼疼疼疼……佰佰我错了放过我吧噫呜呜噫……”“哼!”

“她们果然……”沫祁淡定的喝了口茶。

“貌似是的呢。”沐汐淡定的吃了颗糖。

“好啦!早不讲晚也要讲的嘛!”“算你狠。”最终穆佰放弃了挣扎,抱着一个靠垫缩到了房间的一角。

“我们的故事啊——”

(注:以下为颜瑾视角)

在两年前,我和穆佰第一次相遇。

那天,父母又出差了,我独自出门买饭时撞到了大理石柱,那一下很重很重,胳膊断了,又联系不上沫祁沐汐还有云舒,在一个胡同里遇见了同样带伤的穆佰,不同的是她伤了腿。

我便扶着她,她帮我拿着包,我们一起去了医院,然后打着厚厚的石膏回家,在路上我才知道她是x站那个我很喜欢的很有名的绘师:immortality sama,可她的父母并不支持她,在她和她父母吵了一架后她的徒弟也拉黑了她,心情郁闷的她便出门散心,翻墙时摔了腿,便无法行动——直到我出现。世界可真小。

我在x站上也算个有名的写手,笔名是荒唐無稽な創世怪談。代表作也叫荒唐無稽な創世怪談。但大家更喜欢叫我诡谲小姐。

所以当我发现我们是互关时我并不惊讶。

永生小姐不敢回家,她便暂住在我家,渐渐的我们变成了绑定文画,从普通朋友变成了闺蜜,甚至,已经到了友情之上,恋人未满。

(颜瑾回忆杀结束)

“呜哇,丢脸死了,第一次见面就是残的。”

“我不也一样!”

“你还好意思说!”

沫祁已经喝了一壶茶,沐汐已经吃了两袋糖,她们仍然静静的看着她们拌嘴。

“好了我们还是看书吧!”

“好主意。”



【ps:这是原创的百合文,进度会很慢更新也会很慢,bcy的两章是这里的一章,如果喜欢可以去bcy搜索:川贝皮皮皮皮枇杷膏    或者连载《【原创百合】Forever。》 简介就不在这里放了emm】

p1是百斩离太太的人设(不知道他lof有没有号w不管了还是发一下)
p2是自家女儿

每一个写故事的人都应该谢谢自己

但是还是有人义无反顾的选择以字为生。我们都是为爱发电不是么

奈奈子日常靠存稿活:

哇的一声哭出来


重弦_过气写手了解一下:



哇的一声哭出来,写手真的太苦了QAQ




感慨无用:







下午忙里偷闲和做画手的亲友聊了几句话的天。她最近苦于日日吃土,只得靠接稿度日,然而用钱用得急,稿费标准全都给得低于市场价,于是搬砖之余,对我发下宏愿:若是日后有钱,定不委屈画手同行,每一张稿费都给得高高的,再也不要对不起自己的一支画笔。




我对着永无止境的报表语气轻描淡写地祝她以后都好。真心愿她日后发达,但说完话又觉得心酸。因为即便自己曾经再穷,再无钱可花,靠写点什么来分担些压力这种事,是想也没想过的。她说觉得我好,比她会赚钱,我苦涩地说




“那是因为清醒得早,知道拿写字为生纯属做梦,比谁都放弃得干脆。”








我觉得很多文手都是苦情的。心里塞满了三千世界的故事,从每一个日落啼叫到黎明,却无人去听。时常看见画手抱怨没毕业的美术专业学生要价太低,破坏市场秩序,倒是很少看见文手抱怨类似的事情。拿钱买字,这种事的几率比拿钱约画稿要低得多,认识很多人,给画手供梗,看见自己的故事变成线条和画面,高兴得如同老来得子,即便苦苦卧床十月最后母子平安的那刻也满足得不行。




每天点开LFT都能看见诸如:请给你喜欢的文章点赞和推荐,因为这是同人写手唯一的动力/请尊重他人的故事,从好好回复作者开始 之类的呼吁。里面的赞,大概千有八百都是文手自己去点的。可即使如此,文手没有消失,故事也没有消失,我从一个学生一路写到社畜,写完了一个人完整的青春期,写完了一个少女人生最重要的几段恋爱,把自己从一条单身狗一路写到即将与人组建家庭,这么久过去了,从来都没有想象过“有朝一日就停止写故事吧”这样的情景。




大家都爱看图更胜于文字也没关系,文手无法依靠敲打键盘养活自己也没关系,明明有喜欢的画手却无钱为自己的故事约稿也没问题,因为每一篇文嘛,都是写手送给自己的礼物。无论它是受人喜爱也好,被人冷落也好,第一个读它,和读它最多次的人都是写故事的人自己。




我一路不停地塞满自己的筐箧,一个章节一个章节的积攒,绞尽脑汁想象出最有诗情画意的场景,来治愈这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人生。一个文手,与其羡慕画手,或是依靠来自于读者的认可而活着,最应该感恩的人,其实是他自己。




为什么不谢谢你自己呢。因为你已经倾尽所有,来取悦内心深处那个隐秘的自我了。





别问我镰刀附近的海豹君下面是什么
是摄影小姐姐的手……
太重了托不住……

不准说腿短!

哼!是角度问题!

大阪烧Air:

其实我灰常喜欢你们的评论xx瞎扯都很喜欢ww

毒牙:

4了4了 都不明白为什么会被那么好的太太fo 我爱列表的太太们

逸乐_卡池概率up?假的。:

是我本人了(┌・。・)┌

dongio:

这就是我xxxx
转载随意(*´╰╯`๓)♬

大阪烧Air:

谢谢你们...是真的谢谢你们

爱炒饭的zy先林:

感谢小天使们的支持!哭提提

不明粘液DT:

超形象了(暴哭
谢谢给我点赞的天使们

歼霪洗脑:

恭喜发现奈吹:

是我了是我了很形象了……

Laceration:

《亲爱的读者,谢谢你们》
我想说的话,都在图里了
丑丑的,请不要嫌弃

开放转载(*'へ'*)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

微博也有发,在这里丢个地址